科技成為第一生產力,百年以來商業進入超級時代。
以“商品”為核心,“進-銷-存”管理為維度的傳統零售系統,越來越不適應當前市場發展,未能滿足顧客消費體驗和商家效率提升。
新的商業時代,零售商需要全新的零售系統。
又一城“MON”全渠道超級零售系統,以“顧客”為核心,基于“人-貨-場”三大商業要素為技術開發維度,全面滿足零售企業的多類型渠道、多元化業態、多樣化場景、社會化營銷,以及復合式供應鏈的經營需求。
解決方案
瞬息萬變的新零售時代,零售商面臨復雜的全渠道場景及多元的消費需求。
又一城以一套經營“人”的全渠道超級零售系統為基礎,從企業的發展需求出發,
圍繞“超級用戶”思維,立足于全渠道,為不同行業、業態的零售商提供立體式全渠道零售解決方案,
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銷售,構建零售全場景,沉淀超級用戶,打通全渠道數據,最終實現新零售變革。
新零售計劃
不同商業時代有不同商業形態,百年商業發展遵循超級商業規律。
以超市、百貨為代表的超級賣場集合多種品類,以電商、團購為代表的超級平臺聚集眾多流量,以社交、資訊平臺為代表的超級生態多維度賦能商業。
新的商業時代,零售商需要深挖超級用戶,建立自有流量池。
又一城“超級用戶”新零售計劃,基于“超級用戶”思維,推出社區商業、品牌企業、商業聯盟和消費代理等四大商業模式,深入“數字化銷售”建設,滿足多行業、多業態的存量市場保有與增量市場擴充的發展需求。
當前位置:零售資訊>電商一味禪>業界資訊>滴滴為什么還要做個打車軟件:試圖用花小豬盤活下沉市場

滴滴為什么還要做個打車軟件:試圖用花小豬盤活下沉市場

發布時間:2020-11-06來源:又一城 滴滴


  2020年,成了滴滴成立以來業務最為多樣化的一年。從滴滴貨運、滴滴跑腿,甚至是橙心優選,滴滴把手伸向了此前從未觸碰過的領域。但讓外界最為困惑的是,滴滴不僅在今年將拼車業務演化成一個新品牌——青菜拼車,還獨立運營了一個新的網約車品牌——花小豬打車。


  已經在網約車業務上獨占鰲頭多年的滴滴,為什么還要花大力氣去做花小豬呢?此前,有不少觀點猜測,滴滴今年所有多元化擴張的嘗試是在為將來的IPO做準備,同時也有觀點認為網約車的天花板已現,滴滴要尋找新的增長點。



  10月30日,花小豬打車開放日上,滴滴正式對外公布花小豬的核心團隊及運營打法。花小豬是滴滴7月推出的新打車軟件,以一口價模式為核心,每單平均比滴滴價格低10%~15%,主攻價格敏感度高的年輕用戶。


  滴滴出行總裁柳青表示,滴滴一方面希望花小豬能夠滿足一些對低價產品有渴求的用戶,特別是年輕用戶的需求;另一方面是想通過孵化新品牌的做法去激活組織內部的激情和熱性。


  滴滴想用不同的品牌覆蓋不同價位的需求,來拓展其核心業務網約車。在主APP之外,還推出青菜拼車、花小豬打車兩款偏重性價比的差異化打車軟件。就像阿里做電商生意,淘寶和天貓之外,還做了聚劃算;汽車廠商大眾,既有高端品牌保時捷、奧迪,也有斯柯達這樣的低價產品線。



  按照價格將滴滴目前網約車的產品拆分為高端、中端、低端三種等級,滴滴在每個等級的產品至少兩個,高端的有豪華車、禮橙專車;中端的有快車、優享、商務;價格較低的產品多為一口價模式,如青菜拼車。


  毫無疑問,網約車市場變得越來越細分對行業與玩家來說都是幸事,但同時也暗藏著不少挑戰。坦白說,在花小豬上線之日起,就注定要不斷經歷內部與外部環境的考驗。比如,在部分地區,有滴滴司機表示,有無證網約車司機在花小豬上接單而導致合規司機單量、收入下降,因此花小豬遭遇了部分滴滴司機的抵制。


  那么,當乘客側由于補貼獲得了優惠,那成本會不會轉嫁到了司機端?


  花小豬打車技術負責人曹樂對鈦媒體表示,在乘客端花小豬更多是將市場推廣的費用通過游戲化的方式返還給了用戶。而在司機側,由于用戶總的量是變多了、叫車頻次是更高了,司機平峰時空跑的次數就會有所減少,這意味著花小豬成為部分司機收入補充的平臺。我們看到,除了在成本上的優化,與滴滴相比,花小豬的確給予司機更大的自由度。



  據了解,在花小豬團隊亮相的一天前,哈啰宣布入局網約車。此前,哈啰已經拿下多地的網約車牌照,其打出“給司機高收入,工薪階層打得起車”的口號,矛頭直指花小豬。


  哈啰本身發家于下沉城市,有著支付寶的流量入口,不管是下沉市場的開拓經驗還是流量,都與花小豬勢均力敵。知情人士透露,哈啰打車“試運營的數據勢頭很好”。


  滴滴要的,是一個能打的執行者與一個能盤活滴滴下沉市場的產品。花小豬既是戰術使然,也是戰略所需。


熱門標簽MORE >
新商業一味禪
相關新聞 MORE >
无码AV动漫免费播放